日本导演的武汉纪录片火了:“我要光明正大地告诉大家,武汉很安全”

日本导演的武汉纪录片火了:“我要光明正大地告诉大家,武汉很安全”

竹内亮执导的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Long Time No See, Wuhan)26日晚在网络播出,不到24小时,播放量已超过2500万次。

一个住在南京的日本人,带着一位编导、两位摄影师,在武汉历经10天,拍摄了“十个家庭十个故事一座城”。

自2013年移居南京以来,竹内亮曾花4年制作了大约200集《我住在这里的理由》(The Reason I Live Here)系列纪录片,介绍住在海外的中国人和住在中国的外国人(showcasing Chinese living abroad and foreigners who live in China)。

作为一名生活在中国的日本导演,竹内亮记录了中日两国之间的民间交流。地缘相近,使得两国民众更容易互访,也在很多方面相互影响。

As a Japanese director living in China, Takeuchi records people-to-people exchanges between China and Japan. Being geographically close makes it easier for people from two countries to visit, and also influence each other in many aspects.

而今年6月,等待了4个月的竹内亮和他的团队前往武汉,开始近10天的拍摄,将真实的武汉展示给全世界。

“拍摄这部纪录片,最大的目的就是给全世界看。外国人的信息量不多,如果没人说的话,外国人对武汉的了解会一直停留在2月份。”他坦言,“网络上很多谣言,觉得其实去世了很多人,觉得还是有隐瞒的感染者,觉得武汉很危险不能去。虽然我觉得武汉没有问题,但是没有见证就没有根据,所以我要亲自去看看。”

好久不见,武汉

竹内亮镜头下的武汉,温暖而真实。纪录片讲述10个普通家庭疫情防控期间的故事,也向公众介绍“治愈”后的武汉。

为重新开门营业挑选食材的日料店老板赖韵很兴奋,被问关门130天是什么心情时,他立马纠正竹内亮:“是133天。”他数着日子在盼重启。

已经做了5年护士的龚胜男,年初觉得毫无奋斗方向准备辞职,却在疫情发生后改变想法,主动请缨上一线抗疫。

虽然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困难,武汉人始终对未来充满希望,对新生活做好准备。路上又热闹起来,12点后的大排档也有不少人。

憋了一个冬天的冬泳队,更是按捺不住了,冬泳队大爷高歌《我的太阳》,整个队伍的成员都看不出半点被疫情影响过的痕迹。

武汉人依旧热情可爱

在竹内亮的想象中:“武汉人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会不会很紧张?”他抵达武汉火车站时,见到的不是人们裹在防护服里层层盘查,而是核对身份后快速放行。

当晚,外出宵夜,他发现武汉人虽然戴着口罩,仍然开心地在一起吃饭,“这一刻真的觉得,武汉安全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看到了疫情给武汉留下的痕迹。拍摄第一天,竹内亮见到第一位拍摄对象,听到的第一句话是:“我做过核酸检测了。”

不过,随着拍摄的进行,竹内亮发现,“没想到武汉人这么热情,菜这么好吃,江边的风景也好漂亮。”他在武汉的拍摄格外顺利,“好多人报名免费给我们做助手,免费帮我们开车,酒店也以最低的价格给我们提供房间。”就如同他在微博中所说:“一天比一天喜欢上这个城市。”

在影片筹备期间,编导菲力每天都要打八九个电话,与报名的武汉人聊天,哭了很多次。然而,真正来到武汉,她却发现,“遇到的人,一直都是欢笑的状态,整个城市也是欣欣向荣的景象”。

虽然,与人们深聊时,仍有受过伤、留有伤痕的感觉,但“武汉人日常生活中特别积极乐观”。

27日晚,竹内亮接受长江网记者采访时说:“去吧,去武汉玩儿,武汉人好、吃得好、特别好。”

曾拍摄南京抗疫现场

在《好久不见,武汉》之前,竹内亮还拍过两部名为《南京抗疫现场》(Nanjing’s Anti-epidemic Scene)的纪录短片。3月2日,《南京抗疫现场》的第一部登上了日本最大的网站雅虎日本的首页,并在朝日、TBS、富士等日本各大电视台反复播放。

点击观看《南京抗疫现场》第一部

Takeuchi has made two documentaries successively over the past few months on the anti-epidemic fight in the Chinese city of Nanjing, with both hitting the headlines on Yahoo Japan, one of the most visited websites in the country.

3月初上线后的24小时内,浏览量就超过了1000万次。短片里,生活在南京的竹内亮花两天时间拍下的南京24小时抗疫实录,展现了普通中国民众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日常工作。

竹内亮在采访中提到,拍摄“南京抗疫现场”的初衷是是想帮助日本民众了解中国的抗疫对策,为日本防控疫情提供一些参考。

“I have seen some distorted reports about China, and I hope that the international media and people in other countries can understand China’s efforts to prevent the spread of COVID-19 from an objective perspective.”

“我看到了关于中国的歪曲报道,我希望国际媒体和其他国家的人能客观地了解到中国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做作出的努力。”

“I was anxious to let my friends and the Japanese people see China’s specific epidemic prevention measures, to let everyone know how China controlled the epidemic effectively and to provide a reference for Japan.”

“我急于让我的朋友和日本人民看到中国到底是怎么防疫的,让大家了解中国是如何有效控制住疫情的,为日本提供借鉴。”

据竹内亮介绍,通过很多网友的帮助,纪录片后来又有了德语、意大利语、法语等14个语种的版本。法国电视台、马来西亚杂志、俄罗斯电视台还有英国媒体都转载了他的视频,向全世界展示中国的防疫措施。

武汉纪录片火了

26日晚,《好久不见,武汉》在微博、哔哩哔哩等平台上线。

竹内亮和团队原本在担心“一个小时的片子,大家会不会没有耐心看”。他原本准备回复微博中的每一条留言,却发现“回复不过来了”。不到24小时,影片在微博的转发量超14万次,网络总播放量超过2500万次,“大家还是很关心武汉的”。

责编:俞镜淇

美高梅国际-武汉新芯50纳米代码型闪存芯片量产

美高梅国际-武汉新芯50纳米代码型闪存芯片量产

湖北日报讯 6月4日,武汉新芯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透露,其自主研发的50纳米浮栅式代码型闪存(SPI NOR Flash)芯片已全线量产。

目前,在全球NOR Flash存储芯片领域,业界通用技术为65纳米。武汉新芯新一代50纳米技术,已逼近此类芯片的物理极限,无论是存储单元面积还是存储密度,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据了解,武汉新芯50纳米闪存技术于2019年12月取得突破,随后投入量产准备。从65纳米到50纳米的跃升,武汉新芯用了18个月。

Flash指非易失性存储介质。此次量产产品为宽电源电压产品系列XM25QWxxC,容量覆盖16兆到256兆。性能测试显示,在1.65伏至3.6伏电压范围内,该系列NOR Flash存储芯片的工作频率可达133兆赫,即使在零下40℃或105℃这种极端温度下,依然不会停止“芯跳”。其无障碍重复擦写可达10万次,数据保存时间长达20年。

研发人员介绍,作为NOR Flash存储芯片中的“闪电侠”,该芯片在连续读取模式下,能实现高效的存储器访问,仅需8个时钟的指令周期,即可读取24位地址。不仅如此,它还可使便携式设备的电池寿命延长1.5倍以上,令用户通过宽电压功能实现更好的库存管理。

“对此次研发而言,最难的挑战是速度、功耗和可靠性。”武汉新芯运营中心副总裁孙鹏说,随着50纳米NOR闪存的重大突破,武汉新芯将在性能和成本上进一步提高竞争力,针对快速发展的物联网和5G市场,持续研发自有品牌的闪存产品,不断拓展产品线。

近期,武汉新芯与业内领先的物联网核心芯片和解决方案平台乐鑫科技达成长期战略合作,双方将围绕物联网应用市场,在物联网、存储器芯片与应用方案开发上展开合作。乐鑫科技CEO张瑞安表示,武汉新芯NOR Flash存储芯片,支持低功耗、宽电压工作,能满足该平台全系物联网芯片、智能家居及工业模组的应用要求。

武汉新芯成立于2006年,专注于NOR Flash存储芯片的研发制造,并以全球领先的半导体三维集成制造技术,在图像传感器、射频芯片、DRAM存储器等产品上,不断实现性能和架构突破。(记者 李墨)

责编:张靖雯

注册送38元-武汉 加力复苏

注册送38元-武汉 加力复苏

“又可以来江边跳舞了,这幸福来之不易啊!”武汉长江大桥武昌桥头堡,62岁的陈丽丽和几个老姐妹迎着江风翩翩起舞。

春风和畅,万物复苏。离汉通道管控正式解除20多天来,武汉三镇复苏的脚步又稳又快。东湖绿道上不断有游人身影,工地上的塔吊动起来了,工厂里机声隆隆……

景区有序恢复开放 持续做好防疫工作

“黄鹤楼终于又开放了!”5月1日上午,在黄鹤楼公园入口处,正在接受体温测量的市民王刚说,他早早就在网上预约了门票,为的是从黄鹤楼上看看长江、看看武汉。

安全是开放的前提。黄鹤楼公园在入口处设置了暂时隔离点。“一旦发现游客体温异常,会先请其到隔离点,然后通知武昌区卫健局。”景区管理处工作人员王红念介绍,目前黄鹤楼公园不提供窗口售票,游客需在网上预约购票,每日限4000人。

天朗气清,正是踏春好时节,武汉东湖风景区是一个不错的去处。5月1日上午,东湖绿道湖光序曲景区入口,工作人员正引导游客有序进园——每人间隔1.5米,扫描健康码、测体温,显示正常方能入园。

“我们通过设置‘路引’,让游客尽量分散游览。严格按照最大承载量的30%以内控制游客规模。”武汉旅发投集团东湖绿道公司副总经理费新华介绍,景区将防疫作为头等大事,工作人员每天多番巡逻,提醒游客做好防护,并检查商户、停车场等公共区域的消毒灭菌情况。

恢复经济社会秩序的同时,要坚决防止疫情反弹。湖北省文旅厅要求所有恢复开放的景区实施分时分段预约制度,游客接待量不得超过最大承载量的30%。武汉市政务服务和大数据管理局专门为微信小程序“武汉战疫”开发了“热点区域人流量”功能,实时提示14个主要景点、商圈、机场、车站的人流量,为游客出行提供参考。

商业人气逐渐升温 出台政策纾困解难

“馋了几个月,这是吃得最爽的一次!”5月1日上午,武汉江岸区吉庆街蔡林记热干面馆,63岁的“老武汉”曾林香进入店内,热干面、豆皮、米酒……一口气点了五六种吃食。

记者在吉庆街看到,德华楼、老通城豆皮等多家“老字号”餐饮店均已开放堂食,市民进店需出示健康码、测量体温、双手消毒,进店后单人单座,餐桌之间相隔1.5米以上。“恢复营业以来,我们越来越忙,现在每天要做1000多碗面。”蔡林记吉庆街店店长周秋香笑着说,“武汉人离不开热干面!”

从外卖到堂食,武汉餐饮业逐渐恢复生机,城市的烟火气正在回归。武汉餐饮协会会长刘国梁介绍,目前全市5万多家餐厅已有13.3%恢复堂食,45.6%恢复外卖,每日餐饮外卖单量超过10万份,各行各业的复工复产也带动了武汉餐饮业的全面复苏。

针对73.9万户个体工商户,武汉市政府按下纾困解难的“快进键”。4月19日,武汉面向全体在汉人员,联合支付平台分期投放总价值达23亿元的消费券,活跃餐饮、商场、超市(便利店)与文体旅游等四大类消费市场。市民陈兰守就“抢”到了一张满60元减20元的超市消费券,下午便到超市购买日用品。

此外,武汉还出台了定向纾困政策,设立200亿元定向纾困资金用于贴息支持,并提出减免租金和税收,减免和缓缴社保费用等相关措施。

5月1日上午,记者在汉街步行街看到,80%以上的商铺正在营业。汉街一家茶饮店的店长唐沁雨介绍,目前一天可卖1000多杯饮品,交易量已经与疫情发生前持平。

在武汉轨道交通4号线楚河汉街站,值班站长陈子俊介绍,该站目前日均集散量约为2万人次,与疫情发生前的日均集散量10万人次相比,仍处于低位运行状态,但去汉街商圈的乘客流量正在稳步增长。

重大工程全面开工 复工复产加快速度

凌晨2时,武汉市沌口片区六村综合改造项目工地依然灯火通明,现场1500多名工人正在进行混凝土浇筑作业。这是湖北省最大体量的装配式还建房示范项目,建成后5681户居民将在这里安居。“加班加点也要把被疫情耽误的时间抢回来!”正在带领班组抢工期的中建三局绿投公司劳务工人黄永栋说,“这是武汉重要民生工程,耽误不得!”

作为武汉最大的建筑企业,中建三局参与了武汉大量工程项目建设。几天前,在武汉光谷大悦城项目工地上,中建三局启动年度劳动竞赛方案,这些在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建设中创造“中国速度”的建筑工人,全力投入到国内外1500多个项目建设中。“我们要铆足干劲向前冲,完成既定目标。”中建三局三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晓清向近40万工人发出动员令。

截至目前,武汉全市1326个投资亿元以上重大工程项目已全面复工;25户产值50亿元以上的工业企业中,有15家产能利用率达到95%以上。

在武汉开发区东风本田第一工厂的整车生产车间,一辆辆车驶下生产线。为了抢回时间,这家湖北省规模最大的单体工业企业开启了双班生产模式,每50.1秒就能下线一辆整车,产能已恢复到疫情发生之前的峰值水平。武汉开发区以东风本田、东风乘用车等为代表的整车企业已经恢复满产,同步带动区内500多家零部件供应商复工复产。

同样位于武汉开发区的美的武汉工厂正在全力冲刺峰值产能。“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工人不足,存在700人左右的用工缺口,正在网上进行招聘。”美的武汉工厂管理部部长贾志刚说。

目前,武汉已经整体降为低风险区,新的招商项目也陆续开启。武汉已与华为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成立长江鲲鹏生态创新中心,推进新基建布局。

“疫情短期内给武汉的经济社会发展带来阵痛,但不会影响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武汉市委市政府将做好服务,支持各类企业加快复工复产,努力把疫情耽误的时间追回来、造成的损失补回来。”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说。本报记者 贺广华 程远州 吴 君

《 人民日报 》( 2020年05月03日   01 版)

责编:侯兴川

注册送38元-路透社:关于新冠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的指责是阴谋论

注册送38元-路透社:关于新冠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的指责是阴谋论

新华社北京4月28日电 路透社28日播发对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袁志明的专访。袁志明在专访中表示,有关新冠病毒由武汉病毒研究所合成的说法毫无根据,新冠肺炎疾病起源尚无定论。

路透社报道说,尽管新冠病毒是自然演化出来的是科学共识,但那些阴谋论指责已引发关注。

袁志明说,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恶意”指责是“无中生有”,并与现存所有证据相矛盾。“武汉病毒研究所无意也并不具备设计并创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能力。此外,新冠病毒基因组并没有任何人为改造的痕迹。”

路透社报道说,印度理工学院一篇论文对一些阴谋论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该论文声称新冠病毒的蛋白质与艾滋病病毒的蛋白质相似,但已被撤稿。目前,大部分科学家认为新冠病毒源自野生动物,其中蝙蝠和穿山甲被认为是最可能的宿主。

袁志明在书面回复中表示,超过70%的新发传染病来源于动物,尤其是野生动物。科学家认为已知的7种人类冠状病毒都来源于蝙蝠、老鼠或家养动物。

袁志明还否认了有关实验室意外泄露从蝙蝠身上采集的冠状病毒的阴谋论,称该实验室严格执行生物安全程序。“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具有先进防护设施和严格措施,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实验人员和环境的安全”。袁志明强调,武汉病毒研究所致力于信息透明,并将及时共享有关新冠病毒的所有可用数据。

袁志明表示,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依旧没有答案”,他还援引英国和德国科学家本月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在美国传播的新冠病毒变种是中国版本的更“原始”版本,这一变种可能首先出现在美国。

责编:张振

美高梅手机版4858-武汉战疫日记丨抗疫中最难忘的床号——火神山医院感染三科一病区38床

美高梅手机版4858-武汉战疫日记丨抗疫中最难忘的床号——火神山医院感染三科一病区38床

作者: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 李王平

地点:火神山医院感染三科

第一个38床

如果说援鄂抗疫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那么在火神山医院感染三科一病区的38床,绝对是这次抗疫中最难忘的床号。

38床,收治的第一位患者就是一位有冠心病、冠心病支架置入、高血压及乳腺癌术后的重型患者。老伴去世,无儿无女。第一次查房,我喊了三声阿姨,她都没有睁开眼睛,后来我告诉她我们是从陕西来武汉支援的部队医生,她睁开眼睛看了我一下。

她的入院检查各项指标都很差,我报了病重,心情非常沉重。如果她的病情不能很快缓解,心脏就会首先报警,这对我们的救治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每天会诊、定制方案、把当时条件下适合她用的药都用了,我们尽了全力。

3天,7天,10天,患者的变化显而易见:从不吃饭到正常吃饭;从不愿沟通到主动问好;从卧床不起到自己去打水;从吸氧8升到脱氧……当我告诉她复查结果开始好转,很快就可以回家时,她终于笑了。

出院那天,她高兴地说:“感谢解放军,感谢你们,感谢李教授,你们救了我的命!”出院时我们照了一张合影,她说:“李教授,我会永远记住你。”她的治愈,也同样给了我信心和希望。

第二个38床

阿姨刚出院,我又迎来了第二个38床,还是一位老年女性,这次情况更严峻,她生活不能自理,不能正常交流,这让大家一头雾水。找遍了她随身携带的物品,也没有找到她的既往病历。大家分头行动,查转院信息,问定点医院,联系她所住的福利院,终于从福利院医生那里得知了患者女儿的电话。

拨通电话后,我告诉她的女儿我是火神山医院的医生,她的母亲正在这里治疗,经过沟通,我才得知她的母亲患有帕金森病,生活不能自理。喂水、喂饭、喂药、洗头、洗身子、清理排泄物……每次我看到护士们耐心细致地护理,心中充满了感动。是她们细心、耐心又充满爱心的照护,才能让我们的治疗更加有效。

我告诉38床患者:“我联系到您的女儿了,她很关心你的病情。”她向我眨眼示意。患者经过精心治疗病情逐渐好转,当我告诉她:“您恢复得很好,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她向我竖起大拇指,这比一切赞扬都让人觉得温暖。

第三个38床

不久后,我的38床又来了一位患者,这次是一位90岁高龄的爷爷。他神志不清,不能言语,无法交流,留置胃管和尿管,又是一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患者。外院诊断的基础病有脑梗塞后遗症、阿尔茨海默病。

入院时,爷爷完全不配合治疗,将氧气面罩扒拉到一旁,甚至在护士给鼻饲饮食时将注射器打掉。

通过与家属通话,这才知道爷爷右耳失聪,左耳听力减退,一直佩戴助听器,而现在他没有助听器,所以无法配合治疗。挂断电话,我马上呼叫了“红区”护士,让她们在爷爷左耳边大声说话,看能否有反应。当护士告诉我,爷爷终于有了正面反应,发出了啊啊的声音,大家都放下了心,原来患者不是完全神志不清,只是不能交流。

第二天查房时,我大声告诉他要拍个视频发给他的女儿,他挥起手,嘴里含糊地发出声音,我心里非常感动。我把视频发给爷爷的女儿,她的回复同样让我感动:“感谢医生,是你们救了武汉,是你们救了我父亲,有了你们,武汉一定能够胜利!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终于,经过治疗,我的第三个38床患者也治愈出院了。

我的三个38床,演绎了不同的故事,给了我不同的感动。每出院一人,我们距离胜利又前进了一步。

责编:张阳

美高梅国际-中欧班列(武汉)今日恢复常态化开行!

美高梅国际-中欧班列(武汉)今日恢复常态化开行!

  3月28日上午10点

  中欧班列(武汉)X8015/6次

  运载50只集装箱

  从中铁联集武汉中心站始发

  班列将从阿拉山口出境

  预计15天后抵达德国杜伊斯堡

  这是自疫情防控以来

  从武汉开出的首趟中欧班列

  标志着中欧班列(武汉)

  恢复常态化运营

  据悉,这趟班列装载的近九成货物为武汉本地企业生产,其中有支援欧洲各国的医用无纺布、医用桌布等总重166.4吨的疫情防控用品。

  班列同时搭载的还有汽车配件、电子产品、通信光纤和用于匈塞(匈牙利—塞尔维亚)铁路工程建设的物资。班列抵达目的地后,随车货物将分拨至德国、法国、匈牙利、捷克、波兰等国。

  在武汉疫情防控持续向好的形势下, 为支持当地企业复工复产,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在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时,以快速恢复班列常态化开行为目标,统筹协调管内运输资源,积极与相关单位联系,提前做好货源、箱源、车源、劳动力组织工作,细化制定中欧班列开行方案,优化受理、配车、装车、制票、开车等各项作业流程,开辟快速通道,确保了此趟班列如期开行。

  负责运输组织的武汉局集团公司汉西车务段吴家山站根据中欧班列(武汉)开行计划,紧盯编组、对位等作业流程,确保班列准点开车。

  中国铁路物资集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企业充分发挥集成服务的专业优势,助力湖北省内企业及国家“一带一路”重点工程项目的复工复产工作,积极组织匈塞铁路工程建设物资以及防疫防控物资,湖北省内出口欧洲的汽车零部件、通讯电子产品等随中欧班列运往各国。

  为了此趟班列的顺利开行,铁路部门开辟“绿色通道”快速装运,并减免疫情期间国际货物相关费用,为企业复工复产创造了条件,为物资外运提供了运输便利。

【编辑:郭泽华】

>中国铁路物资集团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企业充分发挥集成服务的专业优势,助力湖北省内企业及国家“一带一路”重点工程项目的复工复产工作,积极组织匈塞铁路工程建设物资以及防疫防控物资,湖北省内出口欧洲的汽车零部件、通讯电子产品等随中欧班列运往各国。

为了此趟班列的顺利开行,铁路部门开辟“绿色通道”快速装运,并减免疫情期间国际货物相关费用,为企业复工复产创造了条件,为物资外运提供了运输便利。(来源:中国铁路)

责编:陈亚楠

注册送38元-【地评线】金羊网评:战“疫”越逼近胜利,越要全力以赴

注册送38元-【地评线】金羊网评:战“疫”越逼近胜利,越要全力以赴

武汉疫情形势持续向好,全国疫情向好态势进一步巩固拓展。更令人宽慰的是,武汉全市确诊病例多日实现零新增,武汉已有超6000个无疫情小区,占比超过90%。

成效得来不易,“零新增”更反应着防控和救治付出收效显著。日前,湖北发布通告,从3月25日零时起武汉以外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汉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

“零新增”让人安心,解除离鄂通道给渴望返回工作岗位、走上正常生活与工作的人们带来希望。在樱花烂漫的春天里,这一令人无比放松的时刻期盼已久。尤其是对于湖北人民来讲,经历长达两个多月的隔离期后,让生活、工作由“暂停键”切换到“播放键”,其喜悦心情自然是溢于言表。朋友圈的刷屏报喜声音,就饱含了湖北人民对重回正常生活的强烈愿望。

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但还未到松劲时。从国内看,武汉还有数千名确诊病例,1600多名重症病例,全力以赴保障好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依然任重道远。从国外看,疫情在海外许多国家多点暴发、快速蔓延,“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成为当前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特别是当前人类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认识还很有限,仅从对重症患者“一人一策”的治疗方案中,就能感受到疫情的复杂程度。一篙松劲退千寻。越是复杂多变,就越要绷紧防控之弦。切不可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而前功尽弃,让之前的付出付诸东流。

应急响应换挡降级,并不是对疫情防控降低标准。虽然按照疫情风险等级评定,湖北省其他地区已进入低风险地区,但武汉市依然是高风险地区。分区分级的管理思路仍然要慎终如始坚持下去,不能有丝毫的口子裂缝。放眼全国,复工复产、春耕备耕早已大面积步入正轨;聚焦湖北和武汉,复工复产也在逐步恢复,人们迫切希望回到岗位、建设经济社会、过上更加美好生活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也要认识到,防疫是一项系统科学,越是胜利在望,越要小心谨慎,谨防粗心、麻痹等思想,要听从医生专家等建议,遵循地方集体决策智慧,以务实的行动让防疫的“安全网”高高筑起、毫不松劲。

近期来,疫情在全球出现大流行,境外输入性病例有走高态势,无疑是给各地疫情防控的再加码、再加压,防疫形势依然复杂严峻。要保持清醒头脑,决不可掉以轻心,坚决落实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总体防控策略,合力共为,共同维护好来之不易的防控成果。在此关键时刻,我们既要充满必胜信心,也要丝毫不容松劲,为决战决胜跑好“最后一公里”,决不能让来之不易的疫情防控持续向好形势发生逆转。(周军)

责编:卢思宇

注册送38元-武汉40家医院恢复普通门诊 医疗秩序步入正轨

注册送38元-武汉40家医院恢复普通门诊 医疗秩序步入正轨

3月19日,武汉协和医院超声影像科门前,贴满了提示候诊患者保持距离的告示。武汉市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9日12时,武汉市已有40家医院恢复普通门诊,仅收治非新冠肺炎病人,统计期内门诊共接诊非新冠患者17136人次。据介绍,当日下午武汉有5家原新冠定点医院完成腾退,消杀后将开诊收治非新冠患者。武汉市医疗秩序正在逐渐恢复。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3月19日,武汉协和医院内门诊楼出入口,仍设有体温检测处,使用红外测温仪监测出入患者的体温。提醒有发热症状的患者前往发热门诊的提示随处可见。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3月19日,武汉协和医院内门诊楼内,各科室前候诊的患者。恢复普通门诊以来,武汉协和医院统计期间内门诊量已达1481人次。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3月19日,武汉协和医院输液室内,身着防护服输液的患者。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3月19日,武汉协和医院输液室内,一位老年患者躺着输液。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3月19日,武汉协和医院门前,几位前来就诊的非新冠患者等车离开。一位患皮肤病的老人家属介绍,此前担心在医院有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一直不敢就医,现在终于能到医院接受治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3月19日,武汉协和医院门前,两位在该院感染科工作的清洁工人下班后等车回家。这是她们1月19日上岗至今第二次回家。疫情暴发后,在感染科工作风险高、强度大,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她们向家人隐瞒了工作内容。目前疫情得到控制,她们有了回家的机会,科室的护士叫车送她们回去休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3月19日下午,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门前,久违地出现了车辆川流不息的景象。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责编:张婧妍

注册送38元-在武汉,我为白衣战士“铸起铠甲”——记天津市肿瘤医院医师路佳

注册送38元-在武汉,我为白衣战士“铸起铠甲”——记天津市肿瘤医院医师路佳

  2月4日,路佳(右)帮助医生穿防护服。新华社发

  新华社武汉3月20日电题:在武汉,我为白衣战士“铸起铠甲”——记天津市肿瘤医院医师路佳

  新华社记者宋瑞、谭元斌

  “在武汉,我为白衣战士‘铸起铠甲’。”路佳这样形容她在武汉50多天来的工作。

  路佳是天津市肿瘤医院感染管理科的一名医师,也是天津市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成员之一。自1月27日凌晨抵达定点医院武钢第二职工医院后,路佳和队里的另外4名感染管理医生便牢牢地为同队的一线医护人员“铸起铠甲”。

  手把手指导每个班次的医护人员穿防护装备,进入接收确诊患者区域前,检查每一个人的装备完整性和气密性;用高浓度含氯消毒剂对地面反复擦拭;对垃圾桶、门把手等物体表面进行消毒;通过紫外线照射消毒空气;转运医疗污染垃圾废物……作为感染管理医生,路佳要为医疗队营造清洁安全的工作环境,也避免由于医护人员疏忽造成患者间交叉感染。

  “我们深知防护服的珍贵性。梳理清楚不同型号、类别的防护服后,我会仔仔细细地培训医护人员穿戴流程,提醒他们在进行有创操作时避免由于喷溅造成感染以及暴露后的紧急处理事项,将大家心里的恐惧卸掉。”路佳说,我们白衣战士也要保护好自己,不能倒下。

  在这期间,感染管理小组就像操心的家长一般,每天对着医护人员“碎碎念”。她们平均每天要现场监督指导医护人员穿脱防护用品150多次,擦拭环境物表消毒6次。

  路佳说,由于配置含氯消毒剂浓度较高并且长期接触,配置过程中感染管理医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过敏和呼吸道、眼鼻黏膜刺激损伤症状。但这群“女将”没有一人退缩,她们会保证每个4小时的班次都有一名感染管理人员站岗。

  “我们每次要第一个穿戴好防护物品,并最后一个脱卸,保证本班次成员安全离开接收确诊患者区域后,才会离开。”路佳说。

  2月26日,路佳(右一)与云南、贵州医疗队队员合影。 新华社发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感染管理科医生宋洲洋说:“我们每天都要上班和倒夜班,手背过敏了、耳背磨破了,但是看到一位位患者出院的笑脸,听到队友们的声声感谢,就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肯定。”

  此外,感染管理医生还会不定期进入接收确诊患者区域,实地观察医护人员进行医疗操作可能暴露的环节,进行防护指导。

  “如若遇到医护人员防护服松脱、护目镜中的雾气凝结成水珠流入口罩等情况,我们会第一时间与医护人员对接,将他们转移到缓冲区,配备高浓度酒精棉球,帮助其擦拭面部,并用水流反复冲洗其面部、手、眼睛、鼻腔等。”路佳说。

  回想起初到武钢第二职工医院清“战场”、划区域、定分工、定流程的“匆忙”,现在的路佳从容了许多。“如今脸上被护目镜、口罩勒出的红痕已经逐渐消退了,过敏现象也逐渐好转。”

  3月17日,穿着整齐白色队服的路佳挥别了“战斗”50多天的武汉,回到天津。目前,她所在医疗队的138名成员实现零感染,在武汉的任务顺利告一段落。

  “等到队员们在天津安全度过隔离期,一个不少安全回家,我的工作才算交上完美的答卷。”路佳说,如国家需要,她一定还会义无反顾地前行。

图集

责编:张阳

美高梅手机版4858-我们要撤走了 但心还留在这里

美高梅手机版4858-我们要撤走了 但心还留在这里

2020年3月16日 武汉 天气晴

我是湖南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儿科副主任文川。

今天(16日)下午接到通知:我们湘雅二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的42名成员明天(17日)撤回长沙。晚上,我和两位同事相约出去走一走。来武汉43天了,一直是驻地和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到这个时候,才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变化:从一开始萧条冷清的冬天,到了人气复苏的春天;路边的树枝从光秃秃,到发芽、开花;天气暖和起来,我们脱掉了厚重的冬装、防护服,身上前所未有的轻松;心里也没有了一开始的紧张、忐忑。

△文川(中)和同事在方舱医院

我们走过长江大桥,途经黄鹤楼。湖南和湖北一衣带水,但从来没有像这些天这样分隔,而我又从来没有像这些天这样贴近武汉,与它的命运息息相关。

说实话,这些天也好几次想象过回家途中的景象:高铁车窗外的春色,家人的盼望等待。但在此时,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过去40多天里的一张张面孔:同事的沉稳担当、温柔细致,方舱里患者老兵标准的军礼、为我们画下的素描……

我和同事边走边聊,在总结这些天的工作,也在展望回家后的生活。明天我们远远地看一眼家人,就要集中隔离。我们要撤走了,但心还留在这里,也祝愿还留在湖北的各地同事们一切顺利。

△文川收到的纪念证书

2020年3月16日 湖北随州 天气阴

我是江西省第八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来自赣州市人民医院的护士梁洁娴。今天(16日)是我来到广水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第27天。

今天,我和战友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因为昨天,广水市第一人民医院最后7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我们就像是高考结束之后的心情,感觉身上的担子一下轻松了很多。我在朋友圈写下:“不经历凛冽的寒风,不会有梅花的怒放;不经历素裹的寒霜,不会有翠竹的坚韧;不经历厚重的白雪,不会有青松的挺直;不经历寒冷的冬天,不会有明媚的春天。”

家人们,出院回家后要保重自己,希望你们健健康康,我们就不说再见啦!

△喻晶晶        

2020年3月16日 武汉 天气晴

我是江苏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南京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张国新,现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工作。今天是我到武汉支援的第36天。

我长期特护的戴老先生,是一位年过65岁的危重新冠肺炎患者,经过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俯卧位通气、有创压力监测、精细容量管理等治疗,戴老血压稳定了、呼吸改善了、指标也正常了……

拿掉气管插管、停用呼吸机以后,戴老迫不及待地打开了7天未碰触的手机,76条新信息映入眼帘,那一刻,一旁的我体会到他的家人是怎样的焦灼与挣扎啊!

为了缓解与家人隔绝的心理影响,我们医疗队成立了针对危重新冠患者的康复亚专科,用施乾坤主任的个人手机,每天一次让戴老先生和家人视频连线报平安,解开心结。

我们还经常帮助他做呼吸恢复训练。“深吸一口气,屏气,然后缓慢地像吹口哨一样呼气!”他认真完成每一个动作,到后来可以只靠鼻塞吸氧,还唱了一曲《洪湖水浪打浪》,中气十足的样子让我们特护吕红老师都跟着打起了拍子。

前两天做了系统做了全身评估,我们拉戴老起床,床上坐坐、床边坐坐、下床在椅子上坐坐,评估没有感觉不适,我们逐渐扶他站立、步子迈开,从瘫软到坚实,终于他可以在我们辅助下走到了窗边。

窗外,是久违的春天。

△张国新扶老人走到窗边

2020年3月16日 武汉 晴

我是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援湖北医疗队队员、肝胆外科护士唐杨洋。今天是我来武汉支援中心医院的第28天。

每天清晨,当天空微微亮时,我们“缉毒二人组”就开始一天的消毒工作了,从驻地门口到大厅、到电梯、到过道,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因为我们多一分细致,队友们的健康就多一分保障。

今天工作还没有完成时候,跟我搭班的队友就接到工作调动通知,安排她明天进入临床工作了,今天是她消毒工作的最后一天。

知道这个消息,我和她都很高兴,因为作为临床医务人员,她终于有机会参与到一线的工作中,很羡慕她,也再次给我自己鼓劲——所有的岗位,都是战“疫”的一部分!

△唐杨洋

2020年3月16日 武汉 天气晴

我是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心脏外科ICU护士赵雪文,今天是我支援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第51天。

在我负责的C栋12楼东疗区,最“出名”的要数8床的一位74岁的大爷。他已经住院40多天了,虽然有脑血栓后遗症,右侧肢体活动不灵,但他总是会用能动的左手“坚持不懈”地按响呼叫器。我们一个班四个小时,被“呼”二三十次是常有的事:水凉了要换热水,水热了要兑凉水,床低了要摇起来,床高了要放下去;有时候问现在几点了,疫情情况怎么样;有时候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向我们摆摆手,表示自己按错了。

我想,他按铃应该是希望我们关注他。所以每次我上班的时候,都主动和他打招呼。只要他按铃,我就奔到他床前,帮他喂饭、擦脸、刮胡子、协助他大小便,听不懂他说话就靠比画、靠猜。慢慢的,他一看到我去就安静下来了。我能感觉到,他越来越信任我了。

最近一段时间,大爷的各项指标逐渐好转,能自己吃饭、洗脸、上厕所了。只用鼻导管吸氧,血氧饱和度也能达到98%以上了。我上班的时候,他又按了铃,一见到我就拉着我的手,说:“现在是和平年代,但你们也是战士,有你们,我们就有希望了!”我告诉他:“那您可就是我的战友了。”大爷以前当过兵,听到我这么说,他也乐了。虽然隔着三层的手套,但我仍然能感受到大爷手心里的温度。

△赵雪文

责编:俞镜淇